高锰酸钾滴柳梢

“拼命吧。”

今天班会课的时候老班突然在说


“近期发现有人在写小说啊”


然后有几个知内情的损友转头看我


不明情况的人跟着他们转头看我


一堆人转头看我


我:mmp的给我转回去!!!!!!!!!!!!


什么垃圾!!!!!!


然后我同桌说


“你写嫖娼吗”


我说我写


真的,特别淡定地说:“写啊。”


我同桌哼哼了一下


然后我觉得我真是牛逼坏了。

【杰佣】代价

角色死亡预警,奈布已坏掉预警。

奈布第一人称视角。

杰克和奈布都是暴躁老哥XD

是纯纯的爱情呢❤

食用愉快❤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00.

在确认了自己感情的瞬间,我认为我一定是疯了。

吊在手腕上的铁链因为碰撞而当啷作响, 勒出不浅的血痕禁锢我的动作。浑身上下都火辣辣地痛,凝固未凝固的血液和者破碎衣物粘在身上,部分伤口已经结痂,但身上更多的还是新伤,和连着被撕开的旧伤。

我像个牲畜一样带着项圈——这衬得手腕上的禁锢有些多余,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连布料都没力气撕开。跪在地上的双腿已经磨破了皮,灰尘和碎石块嵌进伤口,但我已经彻底麻木了。

眼前阵阵发黑,我垂着脑袋,许久未修剪的金棕色碎发遮了眼睛——那上面混着汗液、血液,一缕缕垂下来,似是在诉说不久前那人的残暴行径。

我喘了两口气,喉咙因为缺水有些干涩。我闭起眼,尽量忽略身上的一切不适。

情况不妙。我想。

我竟然在期待那人再一次的到来——指刃,疼痛,低沉蛊惑的话语,还有淡淡的玫瑰香。

说起来……我是……怎么来到这儿的?

我皱着眉,费力地思考了一会儿。

对了……是……

是我自作自受。



01.

废物,累赘,拖后腿的垃圾,没用的家伙。

这些言论听了多少次?我懒得细想,坐在匹配大厅摆弄护腕,自发屏蔽着匹配到我的队友们毫不掩饰的抱怨。

这里的规矩和我原来生存的地方不一样——不用潜伏,不用杀戮,只要足够敏捷避开监管者,有聪明的头脑破译密码机,就可以赢得胜利。

监管者、监管者……

我的手缓缓按上腰间的军刀。

为什么我不是监管者呢?这些叽叽喳喳又没用的所谓“队友”,在倒地之后强硬地让我去救,不去便是无情无义?

我不认为自己的决定有错,恰当的取舍是生存时的必要技能,既然队友的存在与否对我都无用,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去救……?

一昧的躲与藏看起来太过懦弱,每一次监管者逼近的时候,我愤恨的只有令自己不能与他们一决教下的破规矩。

我讨厌这个游戏——不,我讨厌的,是自己只能是猎物的身份。

真令人烦躁。



“啪嗒。”

血从撕裂的伤口溢出,流过绷带,滑下手腕,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。

『大门已开启。』

最后的队友大概是在输入密码时被干掉的。我踉跄着脚步,朝大门电闸那微弱的电光跑去。几只红眼睛的乌鸦在我头顶盘旋,兴奋地叫着,向监管者报道我的位置。

离大门越来越近了。

“扑通!”

心脏猛地跳动起来,眼前被缓缓升起的雾气模糊,身后的红光越来越近。我赶不到逃生门了,干脆利落地停下脚步,猛地转身面对那扭曲的空气。

监管者似乎因为我的举动愣了一下,随即哼着小曲儿继续逼近,大概以为我放弃了吧。

放弃……我的手抚上腰间的军刀。

开什么玩笑。

“锵!”

监管者的反应速度出乎我的意料,刀刃被挡住,刺耳的摩擦声让我皱了皱眉。一击不中,我后退一步稍稍拉开距离以给自己喘息的时间,两眼死死盯着那个从雾中显形的监管者,确认攻击方向后迅速挥起下一刀。

他没想到我会奋起反抗,在随意挡下我连续几次的攻击后似是有些不耐烦,右手打着响指便隐进浓雾。

糟了……看不见……

听力也无法依靠,四面八方传来风的呼啸扰乱着我。我察觉到不对往身后刺去,刀刃终于划过了空气以外的东西——是那个监管者的衣料。

随之而来的是一声低笑,和胸口撕裂的剧痛。指刃穿过了我的胸膛,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停留在身体中的冰冷,强忍疼痛但还是闷哼出声。

“敢于攻击监管者的求生者……有趣。”

男人的声音冰冷又低沉,指刀在我的痛呼声中向外抽,却因卡着我的肋骨难以动作。他顿了顿,硬生生转着角度,连带血花和肉沫一起抽出利刃

“——”

我的眼前发黑,疼痛似乎要把我的理智夺去。

“是那个佣兵啊。”轻笑的声音传来,“能快速辨别队友的价值和实力,心狠手辣地抛弃或救援,真是个不错的家伙啊。”

“你……咳咳、你、知道我?”

“很早就注意到了。佣兵先生。”他从雾中显形,摘下高礼帽向我行礼,“真令人心寒,我们可交手过不少次呢,您竟然没怎么注意在下。”

“对我来说,监管者不都一个样?”我扯出一丝冷笑,“要杀便杀,叽叽歪歪的看着真恶心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他笑了几声,轻轻把我捞起来,以公主抱的姿势将我揽入怀中。

……好温暖,和逐渐失血变得冰冷的身体不同,这名监管者的怀抱十分温柔。理智告诉我现在应该挣扎,这附近的椅子大部分被园丁小姐破坏,逃生的几率很大。

但是……但是我……

我自暴自弃地将头靠在监管者的胸膛。

我厌恶这无尽的轮回。

“哦?不挣扎吗?”他轻快地问着,“佣兵先生,这和原先的您可不一样呢。”

胸前的疼痛不时刺激着我的神经,我垂着眼帘,有搭没一搭的地回答。

“以前的我……?早就不在了。”我自嘲地说,“就算尽心救援别人也不会领情,一昧的付出永远得不到想要的回报……既然他们可以只在自己,为什么我不可以?”

那位监管者并没有回应我。恍惚中他进入一个房间,把而我轻轻放在床上。

“既然你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,那你从现在开始……便是我的所有物了,佣兵先生。”他轻轻抚着我的脸,“我会找人治好您的伤,那么现在可否告诉在下您的姓名?”

“奈布。”我回答,“奈布·萨贝达。”

“萨贝达先生。”

他重复着我的名字,摘下白面具,在我面前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。

“我叫杰克。”



02.

杰克先生作为一个监管者,绝对不是什么善茬。

我像一个囚犯被栓在这里,每天迎接我的是杰克奇奇怪怪的虐待,鲜血不要钱似的流淌,我作为一个佣兵,清清楚地的感到了他的情绪——杰克在欣赏我因不同程度的痛苦表现出来的一切。

可这个绅士太会蛊惑人心,我跪伏在他身下,甘愿献出自己。

反正我也放弃自己了不是吗?

“奈布。”

我听到声音抬起头,看见门口杰克的身影出现。

“先……先生!”

他有几天没来了,我身上浅浅的伤口也愈合得差不多。几小时前,一只红眼睛乌鸦给我带来消息,让我打理干净,我便知道他要来了。

“怎么样?杰克弯下腰,轻轻抚上我的脸,“这几天有乖乖待在这儿吗?”

“有……有的,先生。”我说。

“好孩子。”

他亲吻我的额头似是万般宠爱,微眯的红眸流淌着柔情——不,我看见了,他极度隐藏着却无法抑制的期待与兴奋。

又要来了吗。

我含含糊糊应着他的话,感到冰凉手指从我的后背滑到腰腹。

“好孩子应该得到奖励,奈布。”他喟叹道,“我将……给予你快乐。”

“好好享受吧。”



做了多少次,我已然记不清了。

“小甜心”,“宝贝”,“我的蜜糖”,“我的一切”……所有的甜言蜜语在那天晚上被杰克说了个遍,那天的记忆朦胧,快感如同浪潮冲刷着我的身体。他动作又快又狠,我似乎哭着说了什么,感觉像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游走,杰克先生就是那涛天浪潮中唯一的浮木。

印象最深的是先生的一双红眸——浮着与平时不一样的疯狂,满眼的情欲中透着狠戾,汗水随着鼻尖滑下,滴落在我的脸上。

先生一定很喜欢我的身体。我听着那些黏腻情话,不由自主地想着。

他在那之后还要过我不少次,花样同样是多变的,杰克似乎发现比起疼痛,我更无法控制沉溺情欲之中的表情。

“真是听话,小奈布。”他很愉快的地说

“荣幸至极,杰克先生。”我轻声道,“这只是一个所有物的责任。”



03.

热量正在从我的身体里悄悄流去。

我感到四肢发冷,已经看不清东西了。头昏脑胀,眼皮异常沉重,身上火烧火燎的伤似乎也没那么疼了。

生命正在丧失,我清晰地感受着那种无力感,朦胧视线紧紧盯着门口。

没来……先生没来……

血液淌尽。

“先生啊……”我轻叹着,“真想……死在您怀里呢。”

噙上双眼,缓缓陷入无尽长眠。

这是我迷恋温柔的代价。

我心甘情愿。



04.

“小奈布?”

房间安静得可怕,杰克快步走到他的玩具身边,却看到了一具完全冰冷、甚至已经开始僵硬的躯体。

“哎呀,这次玩的太狠了……真可惜,萨贝达先生是我玩过最好玩的东西呢……”他似是苦恼的扶额,轻笑着,“嘛,竟然都这样了。”

他走上前,温柔拂过奈布的发丝。

“在福尔马林里永远陪着我吧,小先生。”


——END——

怕你们看不懂……01和02是回忆杀,03接00剧情走。

过段时间放杰克视角的姊妹篇。

好吃吗,可好吃了!!!

【双佣】禁忌(r18)

刺客披风x弹簧手


链接走评论w


是之前删了现在放出来的文w


食用愉快,求三连(:3


【杰佣】在世界的梦中醒来(r18)

原背景,奈布有点奶,精神崩溃+哭泣注意


链接走评论。


日常求一条龙服务ww


是之前删的车,现在放粗来wwwww


菊花残

满地伤

作业还有一大半


深夜写不完

放下笔

轻轻叹


冷风来

夜未央

你的单词没背完


独留我孤单在桌前

伤感

到货了,我漫长学习生活中的精神食粮。


 @杰佣新婚房 不好意思打扰了,但是这个本子质量让我狠狠怀疑印厂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。


p2开始到最后,挑了几个比较明显的地方拍照。连字都没有印清楚,看的时候连蒙带猜……非常难受。绝对不是像素的问题,本子印出来,特别是图方面非常模糊……


荼哥那个……我对板绘不太了解,是传说中的花网还是本来就是这样的……?同样印得非常模糊……哭辽……


希望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……并没有为难的意思,我本来打算就这样的但是有些字实在看不清就反映一下(:3


本子内容还是很有趣的,不愧是我大杰佣圈质量最高的合志啊(暴风哭泣


以上(:3

欺骗自己,欺骗所有人。


当所有人进入自己的戏中,目的达成之后,


他就会回来了。






——


看起来很有feel但是自己完全没有写出那种感觉……


是傀儡师杰克和佣兵奈布的故事,手稿写完了……但是在打字这方面因为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真的犯难……


好吧我慢慢来,继续咕咕学习辽。

和爸妈商量了一些事情。


全面备战期末考,长弧。


好舍不得你们啊呜呜呜……


每天会至少写一千字的,过年大概可以回来。


到时我几万几万字丢给你们。


要是还记得“月上柳梢”这个lo主的话,还记得我曾经写过杰佣的话。


到时见吧……


我会一直一直爱着第五的。


谢谢一直以来的喜欢。有你们太幸福了。


这些天里我可能会诈尸发文w……几率不大啦。


再次感谢和你们相遇。


我看不下去了

以下言论没有特别针对某人的意思,一旦看到些许的不舒适请马上退出。


最近闹得风风火火的ty太太的事件我相信大家都有耳闻。这个事件的详细内容很多人已经看过了,我就不多说了。


我要说的是这个事件出来之后的圈内走向。


国家在严厉扫黄打非,最高赏金六十万。很多画手写手太太都删除了自己的r,但是我最近在lof和qq列表看见了很多这样的言论。


“为什么都把肉删了啊!我还没来得及存链接呢”


“今后圈内没粮吃了,还有什么好混的”


“太太能不能把链接发我单发我一个,真的好吃(一堆颜文字)txt格式也可以的!拜托了,谢谢太太(又是一堆颜文字)”


“国家也太过分了吧”


“太太!我找你约的r18你还交稿吗!”


我:……


那个说“没什么好混”的。


你……你是傻屌吗?!?!还是智障?!?!


一个圈子里的好多好多粮,r18只是一小部分而已,大部分还是以连载/短篇/摸鱼/单图/小甜饼/沙雕日常为主的,没肉吃不会自己写啊!没肉吃会死吗?!


最近国家都出了六十万这么高赏金,同样是人类你们不知道自己欲望多重吗?!想想六十万可以干什么再想想身边有多少个文手画手?!多少个六十万?!


你不想举报?!他妈的还来我这要链接?!最重要的是你谁啊我都没见过,说你是来骗我的吧又没良心,说不发还死皮赖脸地“就发我一个没关系的”,还让我尽心尽力给你搞txt?!直接给你文档?!让你存?!


我一脚就把你从内啥踹到内啥去感受极乐。


国家说过分也算,说不过分也合情合理,看你自己怎么理解。那些说过分的不外乎就三种——想吃肉没得吃的粉丝,觉得杀/人/强/奸/都没有这么重罪的打抱不平者,还有纯粹觉得十年太久的吃瓜群众。


我要说的其实就是圈地自萌,开车谨慎,出本看局势,年龄向控制好。在风口这么大的时候为什么还有人叫我补车?我补了你开心了我就死了哦?


我hzkfhbekahdzizz!


咳……有点暴躁,心情复杂。


溜了溜了。


你们喜、喜欢我吗_=͟͟͞͞(๑•̀=͟͟͞͞(๑•̀д•́=͟͟͞͞(๑•̀д•́๑)
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难啊,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,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,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,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,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。会熬夜,会忘记吃饭,会脱发,会伤身体。


  


 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。


  


 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,熬夜对皮肤不好,久坐对身体不好,从身体方面来说,弊大于利。


  


  而这些,小太太们都知道。


  


 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,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。


  


  


 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?


 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?脑洞怎么这么妙?图画怎么能这么美?镜头感怎么这么棒?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?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?排版怎么这么厉害?还能这么操作?


  于是高声大呼:“神仙太太啊!”


  


  最初的最初,我以为“神仙太太”这个词是过度赞誉,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,然后又递上了右脸。


  


 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。


  


  我很清楚,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,但是,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。


  你用文字,用图画,用视频……


 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,而被你影响的我,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,看着你排山倒海,腾云驾雾,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,楼台高起,星罗密布,万物复苏……(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,但这是实话)


  


 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,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,于是我欢呼雀跃,手舞足蹈。


  满心崇拜,满是喜爱和感谢。


  


  其实,每一句“神仙太太”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“我爱你。”


  真的,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这个。


  


  喊完之后呢?


  不同领域还好些,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,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:我是垃圾吧?我怎么这么差?没人喜欢我吧?我果然是垃圾吧?还要不要撑下去?


  


  撑啊!为什么不撑?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,为什么不撑?


  


  不撑了吧,都没人看,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,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,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。


  


  可还是会不甘心,想一起玩儿啊。


  


 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,你就会发现:咦,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,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~


 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,她现在还有哦,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,她也会很羡慕。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,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。


  


  


  


  和朋友聊起来,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?什么才是动力呢?


  


  评论,点赞,推荐,就算是一大堆: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也能看好几次。


  


 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,每次产粮,不论有没有求评论,其实都有句潜台词: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。


 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:和我说话吧,和我一起玩儿吧,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~


  


 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,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,哪怕只是个表情。


 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,温暖的,柔和的。


 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,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,评论里面。


  


  


  


  但有些时候,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  你会想:会不会觉得我烦?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?很尬?T_T


  她也会想: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?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?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?〒_〒


 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,小心翼翼对待对方:可能你不知道,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~你好棒的~
        这样患得患失,被对方轻易影响,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?


  其实说一大堆,就一个请求:小天使们,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,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,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。在她们自我怀疑,妄自菲薄的时候,你的一个小红心,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能点亮她一个世界,你也是她的神仙啊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:我给你支持,你给我庇护。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,寻求片刻安宁。小憩之后,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  你可能喜欢窥屏,习惯无声支持,不过点个小红心,留个小脚印并不难,试试?


  


  


  最后,我知道你在看,你真的很棒!会羡慕会自卑,只有一个原因: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,这是好事儿哦~


  


  
***  加一句,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,别怀疑,她是在跟你表白!😘
  
*** 不用特意问,可以转载的,我的荣幸😊